“你自己找死,我成你!”

叶之问此刻,体内气势爆发。

地圣强者,凝聚圣魄,举手投足之间,对圣人的压制,皆是十分明显。

可是显然,秦尘并不属于被压制的行列。

此时此刻,秦尘目光一寒,瞬间飞驰而出,一剑斩出。

铿……

二人身躯贴近。

而正在此刻,秦尘整个人,目光冰冷,杀气腾腾。

“赤龙圣爆诀!”

刹那间,圣力汇聚,引动炎气,炎气汇聚为龙影,在此刻直接汇聚而出,瞬间斩下。

嘭!

低沉炸裂声,短暂的仓促。

白纱裙美女赤脚漫步海边浪漫写真

可是爆发力却是十分惊人。

秦尘操控那炎气圣龙,直接攻击到叶之问身前。

只是叶之问此刻,却是灵巧的躲避开来。

秦尘面色不变。

手中万钧重剑,却是趁着此刻,直接砍下。

铿……

撞击声响起,叶之问身躯,在此刻轰然倒地,一口鲜血喷出。

“你这分身,也就地圣一魄境,未免弱了些?”

秦尘笑吟吟道。

“秦尘!”

叶之问此刻怒极。

纪璞远远地看到这一幕,却是心中腹诽。

之前叶之问还说他到达地圣,被秦尘击败,废物一个。

现在自己呢?

不也是被秦尘击败!

“今日之事,他日偿还!”

叶之问此刻知道,大势难以挽回。

“跑得掉吗?”

秦尘此刻,长剑斩下。

那身躯在此刻,被万钧重剑击中,一口鲜血喷出。

“死吧!”

秦尘此刻,直接爆发。

叶之问此刻,脸色难看。

这一剑,避不开了!

噗嗤一声。

长枪被弹开,长剑划破身躯。

叶之问身躯在此刻,炸裂开来。

“秦尘,我们还会见面的!”

咆哮声,带着不甘,在此刻传递开来。

“会再见面的,下次来真身!”

秦尘此刻,冷漠道。

叶之问身影溃散。

秦尘看向前方。

“纪璞,别跑,跑了就是死!”

“不,生不如死!”

秦尘此刻,当空站定。

纪璞此刻,刚欲遁走的身影,在此刻顿下。

而此刻,九婴却是展翅飞来,看向秦尘,兴奋不已道:“秦爷,那大统领被我开膛破肚了,区区一个地圣一魄境,不够我塞牙缝的!”

此时此刻的九婴,浑身上下,杀气波动。

秦尘瞥了九婴一眼,徐徐道:“此城内,一人不得留!”

“是!”

九婴转瞬飞驰而出。

没了地圣,这一座城池,几乎无法抵抗九婴这只凶兽。

秦尘此刻,目光带着几分冷漠。

纪璞此刻,来到秦尘身前。

“要杀要剐随便,给个痛快吧!”

“自然会给你个痛快。”

秦尘继而道:“叶之问,如何找到你的?”

听到此话,纪璞徐徐道:“八万年前找到我,开始说帮助我,一统万圣大地,然后让我与万千大陆取得联系,连接到了帝临天,建立天帝阁!”

“后来我儿子下界,融合了帝临天,取而代之,本欲夺你遗蜕,岂知你居然直接到达圣人,反杀了我儿子!”

秦尘眼神冷淡。

“叶之问身份,还有什么?”

叶之问把一切挑明了。

他真身并不在此,而是上三天!

此处是分身!

既然如此,只怕分身并不只是一道。

“我只知道这一个,其他我并不知道。”

纪璞老实道。

“那我问你,苍龙殿和炎魔一族,可有合作?”

纪璞再次道:“我只是受命于叶之问,其他势力,我根本不了解。”

“不过,叶之问此人,恐怖无比,与他合作,我……很怕!”

“怕你还与他合作?”秦尘却是冷蔑道:“终究是舍不得强大的实力!”

纪璞脸色带着几分愤愤不平,可是终究没有反驳。

是啊!

谁能舍得强大的实力!

此时此刻,秦尘只感觉更加麻烦。

叶之问并不是单枪匹马!

而这次,与万千大陆更不一样。

万千大陆内,魔族就是魔族,一眼就能够看出来。

而下三天内,炎魔一族,可以混入到人族内,这说明,他们能够改变自己的容貌,融入到人族内。

如此一来,想找寻到那些混迹于人族之间的魔族,就难了!

而且叶之问对他九生九世皆有所了解。

自己身边的人,也会危险了!

这种感觉,让秦尘很不舒服。

“该死!”

一语喝下,秦尘一剑斩出。

纪璞此刻,身躯一分为二。

看来,事情远比自己想象的更加严重了。

万千大陆如此。

九天世界内亦是如此,而且这次,叶之问是挑明了身份的。

这说明,他有着十足的准备。

更加不知道的是……苍茫云界内,现如今如何了!

想到这些,秦尘心中没由来的烦躁起来。

“九婴!”

“在!”

“还没好吗?”

“人多!”九婴无奈道。

“我来!”

秦尘此刻,持剑杀出……

一场屠杀,在此刻蔓延。

可是,秦尘没有半分仁慈。

域外魔族,要覆灭苍茫云界,覆灭父亲留下的根基,他如何能够仁慈?

对这些人仁慈,那就是对苍茫云界内的万族残忍!

秦尘虽没有心怀天才的仁慈,可是却是明白。

苍茫云界内,人族也好,兽族也罢,万族林立,彼此纷争,这是内部争斗。

争斗之下,促进的是苍茫云界的强大。

可是域外魔族的出现,却是横插一脚,覆灭苍茫云界。

这根本不是一码事!

而父亲守护的地方,岂容他人染指?

父亲不在,他自当是背负起这份责任了!

为了苍茫云界!

为了自己的亲人朋友徒弟们,也得扛下来!

厮杀,在此刻弥漫……

地下万丈,俨然成为一片炼狱。

“可恶!”

与此同时,远隔数万里之外的一处楼阁内。

一道黑袍身影,在此刻脸色一白,一口鲜血喷出。

叶之问!

叶之问此时此刻,心中愤怒不已。

一道地圣分身而已,死了就死了,只会对他造成一些创伤,无关紧要。

可是被秦尘发现了炎魔一族的存在,其他几大魔族,只怕也逐渐会被秦尘发现。

而到时候,许多事情,都会受到掣肘。

“先生!”

大殿内,一道身影在此刻拱手道:“先生怎么了?”

“去通知柳通天,该准备起来了!”

“秦尘就在下三天内,培养他数万年,成为一代圣帝,也该出力了!”

叶之问徐徐道:“让这下三天,彻底乱起来,我倒是看看秦尘,究竟有多大本事!”

阴森的话语,逐渐传荡开来……